抗疫特警邱文明成为“血人”“铁人”

导语:难道真是“巧合”?村官父亲解民难,警察儿子守边站,都是左眼受伤心相连 ,位置竟然相差分毫间。

3月2日,奉节县龙桥土家族乡金龙疫情防控检查站又下起一场小雪,地面凝结一层薄冰。这里海拔1450米。

晚上10点钟,奉节县公安局特警大队民警邱文明带领两名辅警按例步巡结束,正走向检查站驻地大门口。他已经54天没有休息,疲惫身子感觉在“飘”,但脚步又像灌满铅一样。

门口一面斜坡。皮靴粘满稀泥土,踩在光滑地面上,邱文明还来不及反应,就已经狠狠地摔下去,头部刚好磕在石沿上。顿时一股热流铺过面颊、模糊眼睛……

(邱文明受伤地 梅芳芳摄)

“血人”邱文明在昏迷中被送到乡卫生院救治,随后转兴隆镇中心卫生院。确诊左眼眉角摔破,内部充血,面部多处伤口需要缝针,伤情严重。

(邱文明术后第3天 梅芳芳摄)

同事这才通知家属。“我这点小伤,不要告诉妈,免得她又着急。”邱文明苏醒后赶忙嘱咐妻子。

(张永副县长看望慰问 徐德举摄)

“这点伤,我能克服!也没什么困难,就是想请领导给马林大队长说一声,让我出院后继续坚守卡点。”不论是3月3日迎着县人民政府副县长、县公安局局长张永关爱眼光,还是3月4日面对分管副局长陈功铭痛惜表情,他在病床上回答领导“有什么困难和要求”时都是这样一句话。

(请看短视频 拍摄:梅芳芳 剪辑:徐德举)

邱文明中等身材,话语不多,平时看着文质彬彬,但工作起来却有一股狠劲,表现在疫情防控阻击战场上就是如此,着实让我们佩服一把。

第一批坚守者

1月24日,除夕。

上午10点,邱文明和2名辅警

准时到达太和土家族乡分水岭疫情防控检查站。

此时,他已经连续在岗半个月,

原计划大年初三轮休后,

就带父亲到重庆主城去做左眼植皮手术。

分水岭检查站正处渝鄂“一脚踏两省”交界

海拔1371米,在一个风口上,气候寒冷异常。

(邱文明值守分水岭检查站 图:交巡警大队提供)

当时湖北尚未设置检查站,入渝通道管控任务重、困难多、压力大,疫情防控最为复杂。

初到检查站,防护物资紧缺,全身上下只有一次性医用口罩,被暴露感染风险极大。邱文明总是第一个站出来,“等一下,让我去”六个字使用频率最多。

前3天,平均每天100余车辆不间断驶入,邱文明和同事全天无休,对每辆车辆和每个人员都要进行细致排查、登记和劝导。

(现场采访 梅芳芳拍摄)

无论在寒风中站立多久,他仍然对每个人微笑以对。诸如“请您出示一下身份证件!”“请您带好口罩!”“请配合检查体温!” 这些话每天要不愿其烦地重复成百上千次。

随着正月初三增援力量到达和对面防控逐步到位,邱文明和第一批坚守者紧绷神经明显有所缓解。

他老家在兴隆镇桃源村,距离检查站不过2公里,但值守期间没来得及回家看一眼父母。

(现场采访邱母 梅芳芳拍摄)

截止2月23日,邱文明和同事共检查车辆500余台,其中高风险区域入渝车辆150余台,核查人员600余人。

第一位送面人

2月18日,又是一个冰雪天气,凛冽寒风与冰冷雨滴交织在一起,邱文明在风雪中站立一整天。

(邱文明值守分水岭图:交巡警大队提供)

奉节人吴善军原本在湖北恩施市做生意,在统一隔离后送回,等候当地政府接回进行集中隔离观察。他出于一些考虑,不好去村民家中休息,便一直在寒风中站着。

时间在慢慢过去。

邱文明就陪着他说说话,随后为其泡上一碗方便面。吴善军一时感动得眼泛泪花:“邱警官,啷个好意思嘛?”“没啥子,就是一碗泡面,吃下去就没得那么冷哒。”

第一个转战员

“那里条件更艰苦一些,我去!”

2月24日,为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检查站工作力量,特警大队需从分水岭检查站抽一名民警到金龙检查站负责。

如果进行对比,后者气候条件更加艰苦恶劣,不仅海拔更高、值守人员减半,而且任务反而多一项,那就是步巡。为满足合理性设置条件,23户70余名村民将不得不“游离”在检查站以外。

邱文明主动请缨,“马大队,黄警官比我年纪大,身体又不好,我去最合适!”

(特警大队大队长马林看望邱厚周 梅芳芳摄)

管控无盲区。邱文明每天坚持带着辅警在早、中、晚开展三次步巡,以便及时掌握和排查人员、车辆流动信息,同步开展防疫科普宣传。

由于运动量大、坚持时间久,他被队友誉为“铁人”。

邱文明在生活中更是一位“暖心大哥”。每天早和晚,他都抽空提前为大家烧上一暖瓶热水,甚至帮忙端菜添饭、洗衣打扫……默默揽起来干,“我是带队民警,又是哥子,照顾一下你们理所应当。”总是憨憨地说。

第一对父子兵

这里所说“第一对父子兵”,应该要加一串定语:在两个月内同时因公受伤,且受伤位置几乎为同一处,后又同赴抗疫第一线。

见到其父邱厚周时,他正在桃源村便民服务中心办公室值守,一脸伤痕、左眼缝针后无法紧闭,给我们留下极其深刻印象。

他是村主任。今年1月3日,骑上麻木车前往残疾人陈克荣家里,为其换发二代残疾证照相。谁知路上发生车祸,导致左眼和面部严重受伤。

(采访邱厚周 梅芳芳摄)

父子同伤左眼,其位置相差不到一毫米。疫情突如其来,打乱原计划,老邱手术至今未做。

他是1月20日出院,第一时间返岗,一直坚守到现在。

期间,全村一共核查从武汉回来人员28人、湖北除武汉人员16人、途径武汉人员104人。

“邱文明一直在岗位上,尽管离家这么近,他也没回过一次,也没听到他抱怨,他还是很听话!”父亲骄傲地说道。

(在邱文明家中采访 梅芳芳摄)

邱母则说:“我还是第二天下午4点多钟才得到这个消息,也是儿子怕我着急,哎!”

(请看短视频 拍摄:梅芳芳 剪辑:徐德举)

特警战士是什么?那就是“五特”精神:特别讲政治、特别守纪律、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奉献、特别能战斗。

特警大队除40人上街巡逻外,还会同相关部门严密维护长江大桥、朱衣高速、宝莱顿、职教中心、宝塔坪隔离区等集中观察点和封控点现场秩序,劝返群众500余人次。

同时负责蜀鄂、金龙、分水岭、太平4个边卡值守管控,对所有车辆全面进行信息检查登记、消毒处理和宣传告知,并对进出人员进行体温检测和身份信息登记。

截至目前,特警大队共投入抗疫警力2000余人次,共检查车辆1000余辆、人员900余人,驱散聚集人群160起600余人,责令带口罩500余人。

(文:刘圣宇 尹双燕)

End